首頁 | 聯合會專區 | 資訊 | 企業 | 信息化 | 學術 | 人才 | 供求 | 會員 | 微博
首頁 >> 物流信息化 >> 資訊 >> 電子商務 >> 內容

中國電商這十年:規模擴十倍 決戰新零售
字號:T|T 2018年11月15日10:02     中國國際電子商務網
  • 縱觀十年來的零售行業,排名前三的阿里、京東、蘇寧,在三個掌門人的不同風格帶領下,分別走出了三種不同的零售發展模式和路徑,交錯其中的分合,撕咬,讓諸多“吃瓜群眾”在看慣了口水橫飛、瘋狂“造節”、營銷大戰的同時,也被潛移默化地影響了消費習慣。

縱觀十年來的零售行業,排名前三的阿里、京東、蘇寧,在三個掌門人的不同風格帶領下,分別走出了三種不同的零售發展模式和路徑,交錯其中的分合,撕咬,讓諸多“吃瓜群眾”在看慣了口水橫飛、瘋狂“造節”、營銷大戰的同時,也被潛移默化地影響了消費習慣。
過去十年,是中國電商行業發展最為迅猛的十年。

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,2017年全國電子商務交易額達29.16萬億元,2008年這一數據僅為3.15萬億元。而根據預測,2018年全國電子商務交易額將達37.05萬億元,短短十年間增長超過十倍。

電商行業也是競爭最殘酷的一個行業,風云變幻、群雄角逐,不斷有人倒下,亦不斷有人站起來。凡客、當當、聚美優品等一大批曾經家喻戶曉的電商平臺,如今也面臨消失或沉寂。而經過了十年大浪淘沙,有三張老面孔,幾乎可以代表一整個時代的消費風向標。

縱觀十年來的零售行業,排名前三的阿里、京東、蘇寧,在三個掌門人的不同風格帶領下,分別走出了三種不同的零售發展模式和路徑,交錯其中的分合,撕咬,讓諸多“吃瓜群眾”在看慣了口水橫飛、瘋狂“造節”、營銷大戰的同時,也被潛移默化地影響了消費習慣,上述三者,在十年之間,一步一步驅動著國內互聯網零售行業朝新維度變革和發展。

去年以來,隨著消費升級的大潮來襲以及大數據、人工智能的加速發展,零售行業又迎來了一輪轉型升級的重要周期,不管是來自電商派系的馬云、劉強東,還是發跡線下實體派系的張近東,都出奇一致地吹響新零售的沖鋒號角,并為此布局下一個十年。馬云首倡新零售,張近東提出未來零售的本質是智慧零售,劉強東則用無界零售定義第四次零售革命。

有意思的是,2018年這一年的電商圈又意外擠進了一個攪局者:“黑馬”拼多多黃崢。

站在新零售的風口上,這幾張零售面孔如何論戰下一個十年,誰又將笑到最后?

純電商已死

2008年就像是一個命運的分水嶺。這一年,馬云獨排眾議上馬了“云計算”,并堅持要自研一套大規模操作系統“飛天”。劉強東在金融危機的背景下,因融資問題愁白了頭,依舊堅持自建物流的核心戰略。張近東看到了來自互聯網的致命沖擊,在蘇寧最舒適的年份毅然決定轉型互聯。

一個值得關注的信號是,互聯網零售規模增速在2009年達到巔峰,而從2013 年開始便一路呈下滑趨勢,到 2017年增速僅為 21.28%。不過,這一數據在今年上半年有所回暖。

數據顯示,2009–2013年間的網購增速分別為100%、77%、74%、50%及58%。而阿里巴巴的獲客成本,也從2013 年 50.89 元提升至 2017 年 226.58 元,4 年增長近 3.5 倍。線上流量紅利見底,線下實體企穩回暖,成為零售行業發展的大背景。

2016年10月,在云棲大會上,曾經通過“淘寶”培養起國內消費者網購習慣,甚至一度讓實體店生意冷清的“電商教父”馬云直言道,純電商時代很快就會消失,未來10年、20年沒有電子商務這一說,只有新零售。

實際上,新零售發展的背景就是在馬云首倡新零售之后,各路巨頭亦紛紛提出新零售戰略目標并加速布局。

阿里的野心早在2014年開始展露,其先后拿下了銀泰商業、三江購物、百聯集團、新華都、高鑫零售等以商超百貨為主的實體零售企業,甚至在2015年以283億元戰投江湖老對手蘇寧易購結成“英雄聯盟”抗衡京東,更為典型的手筆還包括創新性推出了盒馬鮮生、零售通等新零售模式。除此之外,還入股居然之家、收購肯德基,助力星巴克接入外賣等,被認為是對騰訊系多樣化線下業態布局的抗衡。

多業態、大數據、黑科技,則成為京東身上顯眼的標簽。無人機、無人配送車、無人倉庫、無人超市等無人黑科技的應用,成為京東技術體系最大的看點之一。京東的新零售之戰還在百萬便利店、高端生鮮7fresh、諸如“曲美Plus”這樣的超級體驗館等領域全面鋪開。

在劉強東的規劃中,京東目標是要從電商平臺轉型為“零售+零售基礎設施服務商”,這是一個更具創造性的龐大命題,京東要把自身積累的資源、技術、服務等模塊化,全面對外開放賦能,不斷突破業務和增長的邊界。

城墻大旗變換。和蘇寧過去轉型互聯網所必須經歷的陣痛一樣,阿里京東等電商派系要深入線下跨界“做重”,也勢必要經歷一段成長期和磨合期,例如阿里快速切入的方式,就是入股線下企業以及從實體店挖人。

去年以來,蘇寧廣場、蘇寧易購廣場、蘇寧小店、蘇寧易云店、紅孩子、蘇鮮生、蘇寧體育、蘇寧影城、蘇寧極物、蘇寧易購縣鎮店、汽車超市等被稱為“兩大、一小、多專”的多業態門店,迅速在全國遍地開花。張近東表示,之所以開店提速,一方面是看到消費升級需求的新風口,另一方面蘇寧結合八年互聯網轉型經驗,已制訂了一整套智慧零售的系統解決方案,蘇寧智慧零售全面開花落地的時機已成熟。

深建護城河

眼下,布局線下商業是當前阿里最為核心的戰略投資領域,而未來新零售的核心,還在于數字化革新這一塊。阿里十年前開始布局的云計算則愈發凸顯戰略意義。

阿里巴巴剛剛發布的2019財年第二季度財報顯示,阿里云收入同比增長90.5%至56.7億元,這致使整個上半財年營收首次突破100億元,目前,阿里云客戶已涵蓋40%中國500強公司和49%中國已上市公司。截至二季度末,支付寶用戶已超過7億人,較2017年底的5.2億人增長超35%。阿里商業基礎設施建設在各自領域競爭力持續強化,將構建起未來5–10年的競爭優勢。

有意思的是,阿里還宣布要砸一千億,成立一個負責基礎科學和顛覆式技術創新研究的實體組織—“達摩院”,又成立了獨立芯片企業“平頭哥半導體有限公司”,還宣布要發射無人太空站,對前瞻性新技術的投入和探索一浪高過一浪。

京東是以自營模式為核心的,這也成為京東的殺手锏。正如亞馬遜巨額投入背后是貝索斯的意志一樣,劉強東也曾力排眾議自建物流,“一意孤行”最終奠定品質和效率的江湖地位。

馬云曾表示不看好自營B2C模式,因為京東模式太重,而且管理100萬快遞員企業將失控。劉強東則認為,不管什么模式,消費者最關注商品、價格和服務,自營的規模效應下,商品更加可控有保障,效率更高價格更低,自建物流下倉儲物流配送售后服務也更加高效穩定。早晚,京東要替代掉阿里模式,變成市場的主流。

去年12月,京東物流CEO王振輝就宣布京東物流年營收規模達300億元,已經實現盈利,預計未來三五年將達到千億元營收,成為物流領域的新獨角獸。而在剛剛過去的10月底,王振輝宣布京東物流再下一城,正式進入個人快遞領域,提刀殺入順豐腹地。

實際上,除了物流能力,京東目前已將包括供應鏈、技術、金融、營銷等方面的資源和能力從內部驅動發展到實現外部賦能,全面開放,并逐步體現到收入構成上,開始進入收獲期。

過去幾年力推雙線融合的蘇寧,則形成了以易購、物流、金融、科技、置業、文創、體育、投資八大產業板塊協同發展的格局。張近東據此提出2020年將沖刺交易規模4萬億元、線下兩萬店和全渠道高于互聯網轉型期兩倍增速的發展。

細分電商異軍突起

易觀數據顯示,2018年二季度,天貓成交總額較去年同期增長34.5%,占據市場份額58.2%,排名第一。京東成交總額同比增長28.2%,其市場份額為26.2%,排名第二。蘇寧易購排名第三,其二季度的市場份額已經增長至5.5%。唯品會和國美分別以4.5%和1.2%的市場份額占據第四和第五的位置。

顯然,行業前二占據了超過86%的市場份額,電商巨頭馬太效應凸顯。過去的地圖似乎再找不到新大陸。但實際上,除了主流綜合電商平臺“大煞四方”,社交電商、跨境電商、農村電商、生鮮電商、內容電商、母嬰電商、精品電商、品牌電商等細分電商也在層出不窮地冒出來,成為吸引市場關注的新焦點。

2018年,一個名為黃崢的80后電商新貴橫空殺入,吸引了外界的注意。他用最短的時間把2015年才創立的電商企業拼多多推上納斯達克,又以最短的時間在個人財富排名上超越兩位前輩“東哥”。

有意思的是,拼多多自誕生之日起就伴隨著未曾間斷的質疑聲浪,品質懷疑、假貨指責、法律風險,未來也將成為拼多多發展不可避免的憂患。盡管目前拼多多尚遠未能撼動三大巨頭的市場地位,但其憑借低基數、獨特的生態定位以及社交電商的黏性,也同樣有著不可小覷的競爭優勢。

數據顯示,2018年中國跨境電商交易規模將達9萬億元,中國海淘用戶規模將達0.88億人。隨著全球消費觀念的興起,用戶對高品質跨境電商的需求將增加,海淘用戶規模也將持續擴大。2018年上半年,網易考拉就以26.2%的市場份額位居首位,六度蟬聯跨境電商市場份額第一。

電子商務競爭的關鍵詞,已從傳統的拼貨品、拼價格、拼快遞速度,轉變為拼融合、拼生態、拼服務、拼創新以及拼數據。拼多多等電商的崛起,也讓行業看到了傳統電商在被新模式、新技術、新手段、新競爭維度加持之后依然具有非常強勁的發展潛力。

 

黄色AV