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 | 聯合會專區 | 資訊 | 企業 | 信息化 | 學術 | 人才 | 供求 | 會員 | 微博
首頁 >> 物流信息化 >> 資訊 >> 運輸 >> 內容

濟南內陸港“機會來了”!
字號:T|T 2019年07月12日06:45     濟南日報
  • 濟南打造區域性物流中心,國際內陸港建設是重要抓手。日前,國際陸港大廈建設土地掛牌出讓,并順利破土動工。

濟南打造區域性物流中心,國際內陸港建設是重要抓手。日前,國際陸港大廈建設土地掛牌出讓,并順利破土動工。

只是這個內陸港要如何建設,才能順應當前物流行業發展大勢;濟南要強勢推進的多式聯運到底怎么樣?

日前在濟南舉行的國際內陸港發展論壇上,交通運輸部科學研究院現代物流研究中心主任李彥林以全球視野,談了自己的看法。

隨著新一代信息技術發展,物流行業正迎來大變革。

沿海不再一枝獨秀,陸海統籌是新趨勢

一談起濟南的物流不強,外貿總量不理想,很多人總習慣性歸因于濟南是內陸城市,沒有海港這一缺陷。不過在“一帶一路”背景下,物流行業正經歷大變革,用李彥林的話說“正進入陸海統籌新階段”,這給鐵路、公路發達的濟南帶來機遇。

統計數據顯示,2018年我國鐵路營業里程達到13.1萬公里,其中高鐵2.9萬公里,年均增加4000公里,占全世界2/3。目前我國已有28個省會城市、180余個地級城市、370余個縣級城市開通高鐵,設高鐵站700余個,基本覆蓋主要人口聚集區。

“我國‘十縱十橫’綜合運輸大通道建設加快推進,北京至上海、青島至拉薩兩大通道在濟南呈‘十字’交叉,濟南區位優勢非常明顯。”李彥林說,“一帶一路”亞歐大陸橋正重塑陸海物流聯動發展新格局。

具體來講,物流業由以傳統海運為主,向陸海統籌、雙向開放、立體發展轉變。統計數據顯示,2018年中歐班列開行6300列,通道網絡、成本效率、資源匯集、綜合服務、延伸價值、產業融合成為未來班列可持續發展競爭的焦點。

內陸無水港正加快布局,這是沿海港口向內陸城市的功能延伸,在內陸地區建立的具有報關、報驗、簽發提單等港口服務功能的物流中心。無水港除了沒有港口碼頭裝船、卸船的操作外,功能與沿海港口無異。

順應趨勢,沿海港口向內陸拋出橄欖枝

在陸海統籌大趨勢下,率先行動起來開設內陸港的不僅包括成都、重慶、西安、鄭州等中歐班列發車數量比較多的內陸城市,還有沿海城市。比如,青島港已相繼在臨沂、菏澤、濰坊、棗莊、濱州等地,以及鄭州、西安、烏魯木齊等樞紐城市,合作建設了12個內陸無水港。

“同時,青島港還不斷擴大港口經濟腹地,與濟南、鄭州等7個海關簽訂了合作備忘錄。”李彥林說,取得的效果也很明顯,2018年,青島港鐵水聯運量達到115.4萬TEU(國際標準箱),成為中國鐵水聯運首個超100萬TEU的港口。

在天津,天津港通過多年積累,已陸續建設了25個無水港,其中20個投入運營,節點遍布京、冀、魯、豫、晉、陜、蒙、寧、新等9個省(自治區、直轄市),覆蓋天津港主要腹地,2018年完成海鐵聯運量超過40萬TEU。

統計數據顯示,2018年我國規模以上港口完成集裝箱鐵水聯運量450萬TEU,增長29.4%,近五年年均增長率27.8%;寧波-舟山港、青島港、天津港鐵水聯運量增速超過40%。

這種趨勢甚至體現在了國外,最為典型的是荷蘭鹿特丹內陸無水港,它直接連接了“亞歐大陸橋”與鹿特丹港,形成了歐洲最大的物資流通基地,每年集裝箱吞吐量都在450萬TEU以上。

其他比較有名的內陸無水港還有美國的堪薩斯內陸物流中心、西班牙的科斯拉達無水港、韓國的京仁ICD物流中心等。其中韓國京仁ICD物流中心主要由當地企業運營,共同服務韓國的釜山港和光陽港,其中90%集裝箱來源于釜山港,10%來源于光陽港。

多式聯運可省錢提效,我國相對滯后

在這一新趨勢影響下,濟南也在打造國際內陸港,位于市區東北部,包括崔寨、臨空經濟區,以及郭店片區、高官寨街道、唐王鎮的部分區域;還出臺了大量政策和規劃,其中很重要的一條是發展公、鐵、空、水多式聯運。

“多式聯運會成為推動物流高質量發展的新引擎。”李彥林說,它要求整個運輸采用兩種以上運輸方式,運輸中只對標準化的運載單元進行轉運,而不對貨物本身進行操作,由一個多式聯運承運人一票到底、全程負責。

這一做法的優勢是宜水則水、宜陸則陸、宜空則空,可有效降低成本,提高效率。歐美實踐表明,長途貨運更多采用多式聯運取代單一公路運輸,可提高運輸效率30%左右,減少貨損貨差10%左右,降低運輸成本20%左右,減少高速公路交通擁堵50%以上,促進節能減排1/3以上。

美國一列雙層集裝箱列車可運輸200300個集裝箱,相當于替代280輛左右的大卡車。預計到2040年,美國多式聯運的貨運量將達到35.75億噸,占貨運總量的12.5%,貨運價值量將增加到10萬億美元,占貨運總價值的25.3%。

我國多式聯運運輸成本低于單一公路運輸約10%-30%。例如哈爾濱至大連港,運輸里程1060公里,公路直達運輸費用為0.17元/噸公里,公鐵聯運費用為0.07元/噸公里,費用節省一半以上。據綜合測算,我國多式聯運占全社會貨運量比重每提高1個百分點,每年可節約物流總費用約1000億元。

只是目前我國多式聯運發展相對滯后,貨運量占比不足2%。鹿特丹港的集裝箱海鐵聯運比例為13%左右,漢堡港為30%,而我國規模以上港口集裝箱鐵水聯運量占比僅為1.8%,差距較大。

加強公鐵、海鐵聯運,避免臨而不接

在這一背景下,多式聯運發展得到黨中央、國務院高度重視,在多個規劃和政策中,均把多式聯運當作重大工程,強力推進。濟南內陸港建設也要發展多式聯運,發揮小清河、機場、董家貨運站、高速公路在這里集聚的優勢。

“自身優勢要發揮,還要爭取新優勢。”李彥林說,目前,國家物流大通道建設已成為新一輪國家物流樞紐城市競爭的焦點,濟南市應充分挖掘自身產業、區位和交通優勢,精準發力,積極謀劃、參與國家“六縱五橫”國內物流大通道,以及中蒙俄、日韓、東盟、亞歐大陸橋等國際物流大通道建設,“目前重慶就非常重視大通道建設”。

其次,濟南得加快多式聯運樞紐平臺建設。芝加哥是北美最大的多式聯運樞紐城市,美國超過75%的鐵路運量經此中轉,他們擁有1000畝以上的公鐵聯運樞紐場站28個,最大的占地5200畝。而我國80.2%的物流園區仍以公路為主要交通方式,只有26.4%的園區引入了鐵路。

再次,在內陸港規劃建設上,要重點加強公鐵、鐵海等聯運轉運設施和裝備建設,避免各自為戰、臨而不接。提升多式聯運一體化服務能力和水平,大力發展集裝箱多式聯運,加快推進鐵路貨物集裝化、零散貨物快運化;加強與青島港、日照港、煙臺港等合作,發展鐵海聯運;創新發展高鐵多式聯運,發展冷鏈、電商快遞等專業化高附加值物流服務。

據了解,江西贛州內陸港便與鹽田、蛇口、廈門、漳州、泉州、廣州等沿海地區的海港合作,積極發展海鐵聯運業務,接入了海上絲綢之路的通道;并先后開通與俄羅斯、中亞五國、德國的中歐班列,打造向北、向西的快速陸路國際聯運通道。

最后,要著力解決微循環不暢問題,加強內陸港與城市主干道、高速公路出入口銜接;以信息化網絡化打造國際陸港發展新引擎,比如天津港通過線上無水港系統的實施,實現內陸客戶出口優先集港、進口優先提箱、運抵發送、在線訂艙、投保、在線繳費一站式等7×24小時全天候在線操作。

 

黄色AV